当前位置:首页 > 娄宿网 > 正文

戏曲人生(戏曲人生app)

摘要: 今天给各位分享戏曲人生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戏曲人生app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本文...

今天给各位分享戏曲人生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戏曲人生app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京剧界历史上,京剧名家陈淑芳有着怎样的戏曲人生?

陈淑芳老师,国家京剧院优秀梅派青衣、杜近芳老师的弟子、京剧名家、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京剧名旦、有名表演艺术家。

陈淑芳老师,我们知道陈淑芳当时是中国京剧院的主要演员了,同时也是杜近芳老师的高足了,也是梅派的优秀传人。那么到零几年为止,从艺也这么长时间了,观众朋友特别想了解一下她的从艺经历,打小就喜欢京剧,是的,她是12岁考进戏校的,那个时候戏校叫、他们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叫中央五七艺术大学,那阵儿是全北京市招生,那么北京市有很多的学校、很多的学生,当时都是样板戏,都得会唱样板戏,考试的时侯呢,就觉得考试的老师就进来了,她当时记得有一个叫刘盛通老师,一进来这个老师就在这么多人当中,突然冲着她就来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小时候,可能当时她记得她戴一个白纱巾,穿着一个那种灰的,那阵的衣服都比较素了,灰的衣服,可能那阵还挺,因为老参加宣传队还比较、稍微比较出众,就带点范儿,说不出来,完了这个老师刚一进来,这么多人就冲着她来了,冲着她来以后,她当时挺害怕,她说这个老师我不认识呀,他就来了,他就问她,他说你是哪个学校的,他说你一会儿考试的时候别紧张,就这么说。为什么到现在还记住呢,就觉得当时这个老师给了她就跟吃了一个定心丸似的,她就心里小声地琢磨,怎么不对别人说这句话,为什么单对她说这句话呢,她就心里有底,他就告诉她不要紧张,当时她也经常演出,还行,一点也不紧张,完了老师让考的时候,就是说你叫什么名字,老师教一段、唱一段,陈淑芳她都特别出众,说白了就比较出众,就这样一关一关闯一关,她就闯入了最后一关。

进校之后,这个学校的生活跟她想象的一样不一样,是不是觉得哎呀,怎么这么艰苦呀,他们当时进校就是说为样板戏培养接班人,他们的练功是非常非常苦,他们是京舞体三结合,京、舞、体,京就是京剧,舞就是舞蹈,体就是体操,三结合训练基本功,还有体操,那就是说如果做不了演员这一行,还可以做体操运动员,只能这么说吧,但是他们都在学,这是基本功。那么唱念的呢,基本功的老师,就是一段唱要学一个学期,就是这么一段唱,打下基础,当时老师一字一句地教他们了,她就记得那个那个样板戏,他们班演《红灯记》什么的,比方老有小片段,当时京舞体,舞蹈、电影什么在一块同时演出,她总是他们班的、从小就是他们班老是爱演出的那个,就是一演出谁,就演。因为学习成绩还算比较优异,这样呢,基本功也非常的扎实,这是一直到1976年。1976年,在学校这几年就一直在学现代戏,传统的功底没有,传统戏因为那阵不让学,实际上那阵他们觉得基本功呢,有些东西呢,比方《扈家庄》啊,他们也学基本功,但不能叫《扈家庄》,只能叫《出征》,反正就给它改了一个名儿,就革命性质的,就不能说是传统戏里边的《扈家庄》这样。那传统戏呢,当然跟现代戏您不知道,传统戏有很多水袖呀,脚步、人物都是传统的人物跟现在截然不一样,我(他)们得学,必须加紧学,那么他们就因为也有那个基本功了,再一个他们开始学习传统戏的基本功,当时呢他们也学了很多戏,环么学到1979年,四年,当中也学了不少戏,但是京剧东西非常地深奥,学这几年可能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呢他们班1979年,学到1979年以后,以后再说,就是实验团的期间了,就是戏曲学院的实验团。那样就说1979年毕业以后她就等于是毕业了。毕业以后呢就等于就是领导就没把他们班给解散,因为就觉得还欠缺很多的东西,所以呢就留着、就全部也是工作拿工资也演出,就叫中国戏曲学院实验京剧团,实验京剧团这个当中就对他们特别的有帮助、有好处,对将来的工作有好处,虽然他们工作了,但他们并没有完全离开校门,继续跟老师深造、学习,完了同时马上就能演出,所以她又到,因为她是1987年才调到中国京剧院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实验团,那么边学习边演出,就弥补了一些舞台实践经验少,刚刚毕业就到剧团工作这个中间缺乏中间一段、缺乏舞台实践的缺憾,他们就没有。就是说从纯学习到纯演出,中间呢没有断代,没有断。

那么到了中国京剧院呢,顺理成章地还是成为主演,那个时候都演过什么戏在一团,她是1987年就调到了中国京剧院一团,调到那儿以后呢,她不是调到那儿马上演不上戏,没有,她调到那儿就跟、她记得就跟那个冯志孝老师合演《赵氏孤儿》,她不会这戏,现学的,现跟那个杨淑蕊老师学的,这是北京团的戏,她不会,完了后来又跟冯志孝合演的巜苏武牧羊》、跟于魁智一块合演的那个什么《四郎探母》等等,但是呢就这么演出,刚刚调到中国剧院等于走向 社会 了,你别看她调到实验团老演出,还没出这个学校的大门,走到中国京剧院是真正地走向 社会 了,出了学校的大门,那么就说演了这些戏以后呢,但是总觉得自己呢总觉得缺点什么,要想更高地提高自己,在舞台上就觉得还得需要艺术造就高的老师来指点,当然周围还有好多老师、朋友、贵人帮忙都是说怎么样才能够更好,艺术上能够提高,有的老师就说你特别适合学习杜近芳老师的戏,哎呀,这真是说到她心里了,她从实验团,就原来在学生时期就老听杜老师的带子,她就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但是没想过想拜,不敢想、觉得奢望,觉得杜老师艺术特别高,虽然爱听但是能不能收,这种想法就觉得不敢想,不可能吧,老是这样想,那么到了中国京剧院有人提,完了就说当然愿意了,非常喜欢了,那老师很多老师说,我给你介绍,当然朋友帮忙,我给你介绍,说她那个、拉的那个跟老师一块合作的,那京胡二胡老师我们都认识,说的那个都在京剧院里头吗,看能不能帮忙,试试、成不成,她说那好吧,她心里头、他说那怎么能见到杜老师,正好有一天杜老师在北展剧场演出,他们说演完了以后再去找,杜老师演完以后,你就踏实,演出前有点紧张,她就等着、一直等着,等到杜老师演完以后,完了这些老师,还有杜老师这些琴师、二胡老师就带她去了,杜老师正在卸妆,完了老师说,这儿有一个学生杜老师、特别喜欢您,想跟您学戏、也想拜您,您看看、您收不收,您看看行不行,杜老师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说的,我没看过你的戏,我怎么知道你适应不适应学我,不能随便地收啊,她想也对啊,完了她说的你什么时候演出啊,杜老师问什么时候演出,我看你演出。可是当时她没有演出,恨不得马上就当时演让杜老师看,但是那个场合不适应了,后来她忽然想过杜老师我现在没有,但是自己有演出的录像带,原来在实验团演出的录像带,还有在来到京剧院、刚来到京剧院那些录像带,她说录像带也行,陈淑芳她说那太长了一个个大戏,她说我这样吧,她说老师,要不您看得太长了,我把每个戏的精华、主要的场次我给你汇集到一个带子上给您看,好啊,哎呀,她就很快、很快就把这个事情给做成了,就赶紧汇集到一个带子里给杜老师看,她没有想到杜老师看完以后特别高兴,杜老师说赶紧办这拜师会,速办、俩字、速办,当时她觉得杜老师是马上要出来演出,演出完了回来就办了,陈淑芳她就记得是1988年的8月,就马上就办,当时她记得那个《戏剧报》就报道一篇文章,把她们这个拜师会的这个气氛就叫速办的拜师会。

这个杜老师在舞台上是很美的、仙子一样的,但是她教戏是不是很严厉,是,她可以这么说说,她回忆记得杜老师跟她说《霸王别姬》的时候,那时候拜师以后了,拜师以后,有一次中国京剧院有个演出《霸王别姬》,可能是要杜老师演,完了杜老师特别什么,她说小陈,管她叫小陈,她说小陈刚拜了我,我不演了,我把这个戏交给小陈,我来让她演,就把这个机会给陈淑芳她了。哎呀,当时特别的,冬天她记得,特别高兴,她就去了,冬天非常冷,她就去上杜老师家学,但是她原来也学过《霸王别姬》,但是这个不是拜的杜老师,就要跟杜老师一招一式地学,再提高,完了以后她就去了,去了当时她说,我不能就这么去,老师教我一定很累,她当时想,就买了,也不知道怎么着就想买两个大西瓜,冬天买两个西瓜,就提着去了,因为那阵还,不是现在,真不知道买什么去了,去了杜老师没说,刚到家,快快快小陈,我得给你说戏什么的,杜老师特别,了解杜老师的人,特别冬天、特别习惯穿一个红的那个坎肩,就是那个坎肩,披肩似的,那么一个就跟棉坎肩似的,里边是丝绵的那种坎肩,护着这个后背什么的,护着,当然里边有毛衣套着什么的,那她到杜老师家,杜老师也是这身,套着一个、最外边套了一个红的棉坎肩,说戏、赶紧说,杜老师说我说你别动,因为她一边说自己一边动,那不就乱了吗,你先静静地给我看,好,她就坐在那儿看,杜老师这一上午一直到12点多,一直在说,一边说一边表演一边唱,你就想吧,这《霸王别姬》从头到尾说,这应该什么,她就注意自己这眼睛一直就看着、看着,她是越坐越冷,老师说是越来越热,你知道什么程度,一热了,棉坎肩脱了,就剩厚毛衣,一会儿又出汗了,厚毛衣,她这儿一脱自己直冷,紧接着把薄毛衣,尽里边就是一个秋衣,就是一件衬衫,就半秋衣就一件了、脱了,就剩一件了。她说杜老师说话一直说,就这么样说,你可想而知,自己是越坐越冷,她是浑身全都是汗,《霸王别姬》又舞又唱,又什么的,说完以后就吃饭了,吃饭了说,杜老师家有个小保姆,就给她做饭,吃吃吃,自己哪吃得下,她心里头,又是感激又是,她(陈淑芳)真不知道说什么,杜老师说吃啊,对她特别热情,吃啊吃啊。她说吃,杜老师您呢,我吃不下去,你想她一直说戏,她那个心里、她这人都在,特别辛苦,杜老师就渴,这时候杜老师,我吃你买的西瓜吧,她当时真是有一点安慰,不知道是什么心理,觉得、吃西瓜、因为解渴,冬天,她吃好多西瓜,她心里有点安慰,但是又难受,杜老师吃不下饭,给她这么累,当时那心情真是难以的形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这个是记忆犹新的,这是说《霸王别姬》,非常严格,完了你说她要是严格的话,那就还有《白毛女》了。

京剧界中的传奇人物,刘桂娟的戏曲人生究竟是什么样的?

刘桂娟老师戏曲人生,国家一级演员,京剧程派大青衣、程派传人、五小程旦之一、“五小程旦”中的成员有:李海燕、张火丁、迟小秋、李佩红、刘桂娟。他们都是京剧名家,非常有名的京剧演员。

天津有很多的戏迷,而且都是高水平的戏迷,过去讲要是不在天津唱红了,那等于没红一样,而且天津的戏迷水平非常高。刘桂娟她爸妈是戏迷,但是她小时候她不知道,那时候就是选这个演员到戏校去上学,就到他们的各个小学去挑选,她就误打误撞,也不知道干什么让她,就把她选去了,唱了一段什么,现代戏可能是《杜鹃山》,反正她喜欢,唱了,结果就这么考上戏校了。

那从小她是不是也是一个爱唱爱跳的特别喜欢文艺的孩子,看她性格就知道,她性格是比较开朗的,就是爱唱爱闹,到现在这个性格也改不了,就是好像挺开朗的这种性格。有很多演员小的时候,说特别喜欢文艺,特别喜欢戏,但是父母不希望他们学戏,觉得特别苦,孩子受不了,心疼。

那她是不是正相反,就是父母是想把她送到戏校去学习,自己还懵懵懂懂地,对,她爸妈让她进戏校,有另外一个想法是什么呢,当时因为她上面,她有哥哥姐姐都留城了,当时有上山下乡,觉得让她考进戏校,起码不上山下乡了,先留下再说,这么回事,进了戏校之后,一般来讲还先不分什么行当、流派,先随大流,大家学什么都学什么,文的武的都学。

当时她觉得别的派可能是很费力的,要唱高,这个其实这么柔、特美,就有这么个印象,还觉得挺省劲地,学了之后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费劲费大了。那那个时候有没有突然一闪念,觉得今后可能会不会学这一个唱腔,或者拜这个老师,开始学程派,她第一出戏学的是《六月雪》,就传统戏《六月雪》,也不太喜欢听,因为那时候她总觉得把声音闷起来唱,不太喜欢唱。

可是演出,第一场演出观众反映奇好,特别特别好,她就念了一句念白,她记得《六月雪》就是,“有请婆婆出堂",就一个可堂好,她说这为什么呀,后来知道天津市没有程派那时候,觉得这个声音,大家觉得这孩子好像程派,就观众给予的掌声特别多,才喜欢的,觉得哦,这样闷着嗓子唱观众还喜欢,但是当时对程派这些艺术到底是究竟怎么样的还不太懂就是模仿。

天津那个时候缺程派,但是我们记得有一出现代戏《六号门》,这里边是林玉梅老师,所以她跟程派还是挺有缘的,她进戏校的第一出开蒙戏,就是《六号门》胡二妻,就学的是程派,《卖子》的这一场,谁给她说的,林玉梅老师,就是林老师。所以她就觉得跟程派她还是真的挺有缘的。进戏校学就是学这个程派,就是《六号门。

虽然是现代戏,但是是程派的,然后又拜了李世济老师,李世济老师她拜是1986年了,但是她认识李老师是1982年,那时候纪念程先生的一个活动,当时到全国选剧目,当时还有什么阿甲先生等等到天津去选,结果就看到她演的《六月雪.探监》,觉得这孩子唱得还有点意思吧,那时候除了老艺术家参加这个活动,也让一些小孩去参加,她当时十几岁嘛,后来就是定了她。

那时候呢,他们天津的老市长李瑞环,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戏,那时候万里总理到天津去开一些会议,他们作为学生总给唱,她唱的就是《六月雪》,唱完之后她都不认识谁是谁,那时候小孩不知道什么领导,他们上来说这个小丫头像李世济,那时候李老师那名字如雷贯耳,她觉得怎么能,不可能能够跟李老师去学戏,说我们给她介绍,让她跟她学吧,没想到就真给她引荐了。

那么就从1982年跟李老师认识,一直到1986年,李老师没收过徒弟,她就一直是在观察她,她收学生可严格呢,她要看看戏曲人生你的悟性怎么样,然后你的扮相、你的学习的态度,你还有什么要遵守纪律,你不许迟到等等,观察她将近四年,然后1986年的时候,才正式在天津中国戏院,她们师徒两个,刘桂娟她在前面唱的《武家坡》,她在后面《三娘教子》,然后是当时他们的老市长李瑞环同志上台给主持这个拜师会,就算正式跟李老师拜师了。

她学习快,悟性强,86年拜的李老师,在1987年的时候,一年以后,参加了全国京剧青年演员电视大赛,首届,就夺得了青衣花旦组的最佳,这个也是误打误撞,也是她觉得自己运气不错,赶上老师好,又是程派,然后大家也喜欢,另外那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不怕,反正没人知道她一个小姑娘从天津跑到北京来参赛。

所有的评委她也不认识,她反正胆大,自己不拿奖无所谓,别人没人知道我,拿奖算天上掉馅饼,就是这种态度,但是他们准备起来很认真,李老师这个《六月雪》,是给她下了比较深的工夫,又帮她加工了,很深的工夫,所以那个戏一直到当时今天还是作为她的一个保留剧目。

因为《六月雪》很少现在有演员演,它比较温,但是这个剧目一直是她的保留剧目,不管是去香港、去台湾,他们只要点戏准有她的《六月雪》。这是首先,她不是光听录音,让大家闭着眼睛听戏,她就觉得这太原始了,要看感官我要舒服,首先是这个人,那他多大年纪的,自己要塑造这个年龄段的人物。

那《锁麟囊》她是一个小姑娘,她刚上场看嫁妆,她十五六没出嫁的一个小孩,自己就不会把声音弄得非常的闷,梅香,一下老了,就像五、六十岁的,她可能处理“梅香”,这是一个小孩的声音。她说别人也不是很世故的,“鸳鸯戏水的",这就太世故了,她没有这么成熟,她就是要发挥出让你们觉得我在家里是我说一不二。

你们都要宠着我,我不高兴你们就不许笑,我高兴起来你们才能笑,她要做到这个一个让家里拿我为中心,她是这么可爱的一个性格,所以她说什么不是真生气,她都是撒娇,我要完全让你们知道我,要捧着我说话,所以她声音处理上,包括她语气处理上,“鸳鸯戏水的”,你们给我换,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是个小孩。

然后她有过程,慢慢她,由于她单纯她可爱她善良,才有了这个春秋亭赠囊的这么一个源泉,没有这个一折,她没有后来的那些事情,所以她到后来,才慢慢一点点改变自己的思想,发大水之后世态炎凉,知道生活是这么艰辛,慢慢在成熟,成熟到最后,她才真正的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她喜欢研究人物,这也是受他们李世济李老师影响。

京剧界历史上,刘桂娟有着怎样的戏曲人生?

刘桂娟是京剧程派继承人,京剧艺术家李世济的得意门生,国家一级演员,主攻程派青衣,兼学花旦和刀马旦,现在在天津青年京剧团工作。刘桂娟深得李世济老师的真传,嗓音甜润,扮相俊美,演唱中以情带声,声情并茂。尤其善于演绎不同角色的内心世界,并且能深刻的表达出来,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刘桂娟在10岁的时候就考入天津戏曲学校了,15岁的时候参加天津市青少年演员基本功汇报演出,她以尚派的《昭君出塞》和梅派的《贵妃醉酒》参演,拿下一等奖。17岁的时候又在此比赛上,以程派的《六月雪》参演,获得一等奖。短短两年以不同的流派艺术,均能很完美的演绎,使她获得了京剧界一些前辈的关注。18岁在程砚秋逝世25周年专场演出中饰演的窦娥,还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称赞,19岁又在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上获得最佳表演奖,在戏曲界一举成名。

在刘桂娟22岁的时候,正式拜李世济为师。李世济要求她学戏不求多而求精,必须学一出落实一出,每一出戏都应该是拳头产品,质量第一才对得起观众。而她也一直遵循师训,对自己所演剧目不敢有丝毫马虎,总是精益求精。刘桂娟拜师之后又获奖无数,也不再多说,值得一提的是,在1999年,曾有报纸将她与李海燕、张火丁、迟小秋、李佩红等四人评选为“五小程旦”,也进一步肯定了她的实力。

除了表演京剧艺术之外,她还热衷于其戏曲人生他的艺术门类:比如她善于演唱流行歌曲,曾经与邓丽君一见如故,成为十分糟糕的朋友戏曲人生;在一些电视台的娱乐节目里当主持人;她还保持着写日记、游记的习惯,多次在报纸上刊登过她的作品。

京剧界历史上,艾金梅有着怎样的戏曲人生?

艾金梅老师戏曲人生,有名京剧演员、有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当时江苏省戏剧学校的副校长戏曲人生,大闹天宫时哪吒的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京剧武旦。

话说当时“艾校长”这个称呼听起来有些陌生,因为艾金梅之前呢,是江苏省京剧院的主要演员戏曲人生了,当时零几年时调入江苏省戏剧学校多长时间了,当时将近两年,而那时她从招生第一线回来,招生情况可以,由于当前这个戏曲的不景气,不但导致了剧团的人才匮乏,同时也导致了戏曲学校招生困难,当时现在戏曲说是在招生,实际无异于在找生,怎么讲,为了给江苏乃至全国培养这个未来的京剧艺术人才,他们在文化厅的支持下,面向全国招生,京剧表演专业免费生,招免费生,学校是六年,是这样子。六年全部免费,那么当时这次招生,他们在全国进行宣传,那么在一些经济比较好的省份重点搜索,他们深入到了少年宫、学校、文化馆,甚至直接到了那个偏远的乡村,那么终于在江苏、河北、黑龙江还有这个山东招了四十名免费生,质量据说还不错。

其实在这之前她是江苏省京剧院的主要演员,在艺术成就上应该说是有一定建树了,那么当时零几年的两年前呢,到了学校做起了教书育人的幕后工作,心是有没有一些不适应或者是失落。可以说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失落,有些不适应,因为从事的是舞台表演艺术,到学校工作虽然大的是相通的,但是实际上工作是非常地繁忙,也非常地辛苦,但是她觉得这也是必然规律,因为从 历史 上说,他们京剧演员都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那么他们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京剧事业后继有人,所以艾金梅她觉得他们再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那么她觉得也是一种责任,是一个热爱京剧事业、一个工作者的一个自然选择,当年她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一个孩子,也是在许多老师的精心呵护、耐心教导下逐步成长起来了(的)。

那既然说到自己的小时候,那么就从小时候聊起,当初是怎么喜欢上京剧的,她想她小时候个性比较活泼,那么也喜欢唱歌跳舞,喜欢运动。当时京剧小京班招生,那么她从此与京剧艺术就结下了不解之缘,1977年的时候,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被省京剧院相中,把她调进了江苏省京剧院,那么领导根据她自身的条件,让她专攻武旦刀马旦,并且再次把她送进了江苏省戏剧学校学习。她是先到了京剧院,完了以后,又去了江苏省戏剧学校去学习。那到那个学校以后,跟哪些老师都学过戏,先后跟蔡鸣芬老师、周云霞老师等,主要是学习武旦的基功戏,比如《盗仙草》、《挡马》、《战金山》,还有这个《虹桥赠珠》等,那么特别是1983年,赴河北艺术学校参加了全国宋派艺术传习班,又得到了宋德珠先生的亲授、《扈家庄》。其实提到宋德珠先生,这是四小名旦之一的一位大艺术家了,相信她跟他学习肯定是收获很大,确实是收获不小。尤其是对人物的把握,他主张这个武旦不光是武,要在武的当中表现出美、媚、脆,要表现出这个女性的自然美和武旦的艺术美,对她以后的学习和演出,艾金梅她觉得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武旦这样一个行当跟以唱为主的行当还不大一样,确实要付出体力上的消耗,有的时候练功甚至还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一些危险,就她塑造的这些巾帼英雄,可以说没有扎实的结实的基本功是无法胜任的,她曾言,确实是这样的,为了练好基本功,那么她呢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节假日也从不间断,一天三遍功,即使是冬天,这个练功服也经常是湿透的,台上的一出戏,那么台下在练的时候,破逼着自己一练就三五遍,那么经常累得也是趴在地上直喘气。她记得有一次一个农民工看他们练功,他说没想到你们当演员的这个练功比我们造房子还辛苦。其实她说到他们戏曲演员的辛苦,一方面是对于戏曲的爱,恐怕另一方面,可能是自己从小骨子里就有一种吃苦耐劳的好强劲,跟小的时候的经历恐怕也有关系,是这样的。她小时候可能是天性吧,她记得冬天一大早就在那个青石板上练功,什么踢腿下腰,一练就是几个小时,手上那个长满了冻疮,有的甚至这个裂口淌血,那么也从不叫苦。她记得1977年的时候,那时候生完孩子,刚满月,就到排练场练功,接着就参加了省里面的大奖赛,那么还有几次在国内国外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应该说身体非常虚弱,挂了一天的水,临到晚场演出的时候,也是把针头一拔,硬把戏给顶了下来。其实说到戏曲演员的辛苦,这是众所周知的,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心里有没有觉得失衡的时候,或者说想逃离的时候,或者觉得真的是有一种很难得到回报的时候?

她觉得这种想法是经常有的,经常有。但是她又觉得搞艺术,是来不得半点假,台上的一招一式,是汗水滋养出来的,是苦和累修炼出来的,她想如果说投机取巧,成就不了艺术,怕苦怕累,只能半途而废。这么多年来,在练基本功的同时,都演了哪些戏,她觉得反正练基功,这是最基本的,那么在苦练基功的同时呢,她也学演了这个《百老公主》、《白蛇后传》、《两狼关》,后来又学了什么《出塞》啊、《虹霓关》啊、这个《铁弓缘》等刀马旦的戏,那么同时也向这个梅派青衣陈正薇、王派青衣黄晓萍学习了一些青衣的唱念。再说一说在这么多年的艺术实践当中,任何艺术都是有规律的,自己总结了怎么样的一个艺术规律,她觉得对演员来说,做到这个会、熟、用,就是学会它这个经历、这过程,叫会、熟丶用,并不难,但是如果说要达到美的境界,那将是一个长期艰苦的苦练过程。

舞台上看了她不少的戏,比如说像那个《火凤凰》,怎么体现这个独特的创意,《火凤凰》这出戏呢,其实她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然后又进行了再创造,设计了刀舞、双鞭舞、双绸舞、还有彩带出手,那么糅进了这个艺术体操的技巧。我们看艾金梅在这些武戏当中的一些技巧展示,其实有的也不都是老一辈艺术家留给我们的那些传统的程式,还有一些创新,具体说说。比方说在《火凤凰》这出戏里边吧,其中那个出手,他们就是改变了传统的单调的出手形式,把这个艺术体操的这个彩带和这个传统的出手结合起来,那么这样呢,就是彩带象征着火焰,边舞边打,显示出在火中搏斗,凤凰涅槃的精彩场面,那么这种表演形式,她觉得能够使观众耳目一新,在平日的演出当中也得到观众的认可和欢迎。是的,《火凤凰》这个戏可以说让艾金梅获得了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的最佳表演奖,这个戏应该说也成了艾金梅的一个代表性的作品,并且因为这个戏艾金梅也获得了石城金凤凰的美誉,可见通过演这个戏,我们感受到艾金梅在继承和发展京剧艺术上确实下了很多的功夫。

她觉得京剧艺术只有忠诚地继承好,才能发展,只有发展才能老戏出新招,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那么在这方面呢,她平时比较注重学习其它门类的表演艺术形式,平时也比较留心什么电视节目等,发现好的素材能够录下来,仔细揣摩。像在她的一些舞蹈动作里,就似乎能够感觉到一些体操啊武术啊、还有一些舞蹈的影子,这些都是怎么汲取来的?有个阶段吧,艾金梅她天天去 体育 馆,这个学习艺术体操和武术,教练们看她天天骑着自行车、冒着酷暑,爬着大坡来到 体育 馆求教,他们也很感动,那么确实是她在那里使她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比方说体操的绳操、圈操和彩带,武术的这个醉剑、单剑和这个双剑,那么在后来的这个演出当中吧,她基本上都把它融入到她的戏的当中。

作为一个武旦演员呢,刚来提到的追求的那种美、媚、脆的境界,总而言之一定要美,这种武打不能是这种鲁莽的或者是过于直率的、单纯技巧性的展示,肯定要融入一些自己对于人物的理解。于是有人就说了,艾金梅是武戏文唱,那她对这个怎么理解,他们常说的就是戏无技不惊人、戏无理不服人、戏无情不感人,也就是说情、理、技的结合非常重要。那她觉得演武戏,也要像文戏那样,细读剧本,琢磨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要调动全身的精气神,努力地将,就是运用娴熟的技巧吧,这个去注重人物刻划,努力地将一招一式融入、注入人物的那个性格内涵,一唱一念,融入人物的思想感情,把这一翻一打,化作戏剧动作语言。

戏曲人生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戏曲人生app、戏曲人生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1669480251  1669480251 

发表评论

  • 4人参与,4条评论
  • 针皎  于 2022-11-24 13:59:25   回复
  • 有点意思吧,那时候除了老艺术家参加这个活动,也让一些小孩去参加,她当时十几岁嘛,后来就是定了她。那时候呢,他们天津的老市长李瑞环,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戏,那时候万里总理到天津去开一些会议,他们作为学生总给唱,她唱的就是《六月雪》,唱完之后她都不
  • 汗隽美  于 2022-11-24 14:09:30   回复
  • 要点戏准有她的《六月雪》。这是首先,她不是光听录音,让大家闭着眼睛听戏,她就觉得这太原始了,要看感官我要舒服,首先是这个人,那他多大年纪的,自己要塑造这个年龄段的人物。那《锁麟囊》她是一个小姑娘,她刚上场看嫁妆,她十五六没出嫁的一个小孩,自己就不会把声音弄得非常的闷,梅香,一下老